狮丰讲师

我在18岁的时候就皈依真佛宗。之后就开始在圆喜堂 ( 狮城雷藏寺的前身 ) 服务,弘法度众至今。我着重修法,虽然工作非常忙碌,但坚持一定要每日一修。因为师尊常说“一日不修,一日是鬼”。我们密宗弟子要遵行师尊的教导,做到敬师、重法、实修。

对于狮城雷藏寺新道场的成立,师尊给予祝福,希望成立一座完美的雷藏寺在新加坡国土,并以此地为起点发光发亮到全世界。因此,我辞去了股票行的工作,全职在狮城雷藏寺服务。我参与策划,设计与装潢的建筑工程,不负众望,我们成功建立了一座极富唐朝佛教色彩的狮城雷藏寺道场。随后也成立了毗艺轩有限公司,帮助狮城雷藏寺开拓市场资源,逐步巩固狮城雷藏寺的根基。

承蒙师尊佛菩萨的加持,我成功取得中国泉州市政府香道学院颁发的[香道师证书],成为合格的香道师,可以开班授课。目前在狮城雷藏寺举办的课程有香道、花道、茶道及书法班。在这么多年的弘法路上,我看到了很多在生活上不如意的同门,所以,我以学到的堪舆玄学术,尽量帮忙同门解决问题,让大家生活更美好。

我做事以这样的思想为基础:利己利众生,可做;不利己,只利众生,更要做;不利己,也不利他人之事,千万不要做。这就是菩萨行,与大家分享。






致龙讲师

我18岁就皈依法王莲生活佛,并带领同修,弘法和担任理事,长达二十多年。目前已完成或还在进行的修行功课包括有:上师心咒短咒六百万遍、护摩四百坛、安土地真言三十万遍、爱染明王咒六十万遍、秽迹金刚咒一百万遍、高王经……。

在不断努力耕耘下,几年前我取得了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硕士的学位,因此我特别看重教育的长远性,每次法会热闹举行过后,如何让新皈依者不致流失,并增长佛缘,就是我要执行的任务了。在狮城雷藏寺开班授课时,我都会细心地将师尊文集或开示的精华整理成讲义,并附加各式修法仪轨和庄严的佛菩萨法相,以及规定必须做的功课,以让这些密教的新鲜人得以很快进入状况,一来可培养对寺庙的归属感,再者也可让他们的疑惑得到解答,少走很多冤枉路。

其实因为从小受英文教育的关系,我阅读华文的能力并不好,但经过精进持咒念经修行后,常能在梦中感受到师佛的加持,醒来犹如脱胎换骨,记忆力也增长很多。所以我深刻了解真佛密法的殊胜是真实不虚的,生活中的不圆满不愉快,都可经由密法修持及传承加持力的祈祷,而趋于佳境;更遑论渡化众生,往生西方极乐净土了。

真佛宗的弟子虽然号称五百万,但师尊的最大的希望是大家以实修为重,心口合一确实地去做功课,将内在的美德珍宝钻石显露出来,这才是真正的真佛弟子。最后,以三句话与全球同门互勉。第一、一定要对根本上师有完全「一皈依」的信心;第二、一定要了解师尊所写的全部著作,亦即重法;第三、要次地圆满的修持师尊所敎的法。


渊声助教

在念中学到初级学院这段期间,我常常会自行寻找有关修行的书籍。对道教尤其热衷。但是最终发觉道教在本地已日渐式微, 加上大半新加坡道教徒其实是到神坛拜拜,问事等民间信仰,所以改成追寻佛教修行的道路。从不同佛寺结缘处得到普遍的大乘佛经如心经、阿弥陀经、金刚经等,还有六字大明咒、大悲咒等成了我日常都会翻看的书籍。直到一次机缘之下,在家附近的结缘书架上翻到了两本师尊文集。对于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我读着师尊的文章,我的第一印象是 -- “好厉害!真的有这种事?”之后我就特意去各处寻找师尊的文集。接触了越多师尊的文章,我心里对师尊的敬服是越来越深。最后我做了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决定,就是皈依师尊。当时我正在服兵役,所以照着师尊书中写的皈依仪式,在兵营里皈依了师尊!

服完兵役后,我在真佛报中得知了真佛宗在本地有数间分堂。但因为机缘不成熟而迟迟未参与分堂活动。但在2004年狮城雷藏寺搬迁至现在的地址,我还记得当天是狮城雷藏寺开幕典礼,不过当我抵达狮城雷藏寺时活动已结束。不过有幸的是致龙讲师(当时是助教)看出我这个陌生的脸孔,与我谈了一会儿,就说“欢迎你常来参加我们的同修”。我与狮城雷藏寺的因缘就这样结了下来。

我在2004年开始参加狮城雷藏寺周日的同门带领的同修,渐渐的也开始常参与由两位讲师(当时是助教)周末带领的同修。之后也加入了神鼓手班,更奇妙的是我也在短期内当了唱诵组义工。慢慢的开始帮忙唱诵及学习梵呗。在狮城雷藏寺当义工,参加同修的几年内,让我学习了不少,缠绕着我多年的忧郁症也慢慢的调整回来。

在狮城雷藏寺当义工也让我对度众生有更深一层的体会,进而种下了要替师尊分担弘法度众的念头。虽然能以很多不同的姿态去播种菩提种子去度众生,但我认为比较直接的就是当上弘法人员,以比较正式的法务弘扬真佛密法及为同门大众打下更坚固的佛学基础,因而在2013年决定去考第五届助教讲师甄选。师尊大力加持让我成功考上了助教,我会把更多的心思及时间放在狮城雷藏寺及帮助两位讲师于弘法上,也会帮助提升同门的佛学基础及对真佛密法的认知。